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組織成長通常會產生規模經濟。但規模擴大必然帶來專業分工,而部門劃分以後,在各「管區」或「地盤」裡,就會形成各自的目標、資源及辦事方法。要整合這些部門的力量,使它們能同心協力完成組織整體的任務,高階就需要有更高水準的整合能力或管理能力,否則這些各有職司的部門,對組織未來的創新、成長,甚至靈活性就會構成障礙。新單位的專業尚未發揮,卻減緩了創新及行動的效率,此一現象可以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來形容。     一家企業,除去基層的直接人員之外,如果屬於管理階層的人數不超過二十個人,則可以用中小企業的方式來經營。換言之,只要老闆有精明的商業頭腦,能察納雅言、審時度勢,在經營方向上就不會出現大問題,且因內部組織單純,在執行上即可劍及履及、使命必達。然而當業績成長,組織就會開始出現各種產銷部門、各有專精的技術部門及工程單位,再加上財會、人資、總務、採購等支援單位以後,情況就大不相同。     因為各部門必須依其專業及權責,訂定部門的目標,也擁有了各自的資源及權力。為了規範各部門內部人員的行事方法,也逐漸制定了各種政策、規章及SOP,並要求部門內的同仁依據這些規定來行事,不得踰越。如果過去曾經犯過錯誤,規定就會愈來愈細,而且愈來愈嚴。     當企業要推動一項具有策略性或創新性的專案時,往往需要各部門的支援與配合。除非領導人親自領銜,否則負責專案的人就勢必經歷一長串的「通關」過程。各部門各有其本身的考量及行動上的規範,而且各部門的政策在面對新方案時又有不同的詮釋,甚至每個人或每次的詮釋也不盡相同,造成重重障礙,使這些創新專案極可能不了了之,無疾而終。     我們常見到的組織僵化或缺乏創新動能,背後的原因大部分起源於此。中小企業很快遇到成長瓶頸也與此有關。




     如果能力不足以整合複雜組織,就只好長期維持小型企業的格局。

     ●本文于2018年刊載於《今週刊》  

你們家是一言堂嗎?

     在家族企業傳承過程中,常見的一項問題是創業家在事業成功而年事漸長以後,組織出現「一言堂」的現象,亦即是領導人乾綱獨斷,其他人不同的意見完全無法匯入決策考量之中。
    出現此一現象的原因之一是:成功領導者的思維方式已形成一定慣性,難以接受不同或創新的想法,甚至將不同的意見視為挑戰或批判;原因之二是:過去的成功造成高度自信,從內心深處即輕視部屬或子女的意見,而未能體認到「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的意思;原因之三是:創業家的年齡造成學習力及聆聽能力的下降,聯想力與創意也因此大不如前。   
    一言堂的負面結果包括:第一,決策的考慮面變窄,無法集思廣益;第二,因為難以出現其他意見,使領導者缺乏管道了解自已的不足;第三,因為沒有完整發言機會,也得不到長輩(領導者)的回饋與指導,使準備接班者的思維能力進步減緩;第四,經營團隊成員的才智及視野,無法在參與中被深入檢視。領導者看重的只是會執行的人,而這些人未必會思考。   
    此事關係到領導人的個性與人格特質,很難改變。然而如果有心,可以試行兩項做法。其一是調整開會或討論問題時的流程次序,易言之,針對議題,務必請部屬或子女先完整發言,全體發言完畢後,長輩再整合回饋,提出自已想法及理由。其二是討論經營管理議題之前,請部屬或子女先召開「會前會」,充分溝通後,再到會議中向領導人提出有共識或尚未達到共識的結論。這些做法下,領導人仍然擁有最終的裁決權,但有機會聽到完整而不同的意見。   
    這些完整而不同的意見(不是簡單的同意與否,而是包括具體做法及理由的論述),一方面可以提升部屬或子女的參與感並訓練他們對各種議題及決策的思考,而且在聆聽及整理各方意見的過程中,領導人不僅能更充分、更深入的經由互動來指導他們;另一方面,自已的想法也能因為聽到不同觀點而日益開放。
 
       ●本文于2018年刊載於《今週刊》  

下一個司徒達賢在哪裡?

文/楊瑪利

一個老師,心無旁騖,只是認真教書一輩子,影響力可以無窮大。這是我最近從政大企管所講座教授司徒達賢身上看到的現象。

今年5月我收到一封來自政大企家班校友會的電子郵件,主旨寫著:「誠摯邀請參加司徒達賢教授榮退典禮暨演講活動」。
由政大企家班學生、也是企業界老闆們署名的邀請信內容,稱他為「我們的總導師」「大俠」,感謝他對教書始終樂此不疲,更打造出「政大企家班」成為華人世界的第一總裁班。文末感謝,即便70歲得屆退,但老師「曾親口承諾將繼續在企家班教書做功德……。」

學生們為司徒達賢辦的榮退典禮,選在他70歲生日那一天(7月15日)於中油國光廳讓老師再幫學生演講二小時,開放報名沒多久就額滿。不僅如此,學生們還決定,以後每年的7月15日就是企家班的團圓日,充分表現出時下學生對老師已很難見到的孺慕之情。

司徒達賢1976年、28歲那年於美國拿到企管博士後回政大企管所教書,開創台灣管理學界個案教學的先驅。他獨創「聽說讀想」的教學技巧,讓課堂總是緊張萬分,卻又熱熱鬧鬧,笑聲不斷,完全看不到有人滑手機、看電腦、吃便當、打瞌睡等。至今42年,累積教過學生數超過3000人,遍及產官學界的無數名人,如白崇亮、宋學仁、馬志玲、尹衍樑、尹啟銘、宋文琪、林信義、王振堂、周永明……。

企業人才嚴重斷層 學界精英也流失

有趣的是,司徒達賢還從一代,教到企業的二代,不少企業家族的父子,同時是他的學生,讓教書生涯再增添不少佳話。有的二代從小被送出國讀書,長大後在國外當高薪白領,根本不想回台灣。司徒的一代學生就想辦法把二代叫回台灣,送到司徒班上讀書,之後真的成功接班。

其實,司徒達賢早就可以退休,也可以跟很多國立學校教授一樣,退休後再轉到私立學校或海外任教,開啟所謂的第二春。但他卻堅守政大崗位,即使7月屆退,也將持續在企家班與EMBA班授課,這都是他讓學生感動的地方。

本期《遠見》專訪司徒達賢,他說「我很喜歡我的工作」,理由就這麼簡單。語畢他自我調侃,以後「事情沒有變少,但錢變少了!」。

40年來教育這麼多企業界學生,司徒達賢對台灣產業變遷的觀察,又是什麼?他感嘆,現在年輕有成的創業家逐漸減少了,以前30歲就可以很有成就,像政大企家班第一屆的李成家、第五屆的黃少華,到企家班就讀時,都只有30多歲,「但現在30多歲有那樣地位企業家,感覺是不可能了。」

他指出,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頒發對管理工作、學術研究及推廣有卓越貢獻的呂鳳章紀念獎章,之前限制40歲以下,早期曹興誠、宣明智都是30幾歲得獎,現在已提升到45歲,但近幾年企業界來申請的幾乎都沒有了。

誰來接班?這是台灣競爭力的隱憂。企業界如此,學術界又何嘗不是?近年來大批優秀的大學教授因為受不了台灣高教的層層限制與低薪,紛紛出走台灣。大家不只要關心,下一個張忠謀、郭台銘在哪裡?大家也得關心,下一個高教界的司徒達賢,又在哪裡?

資料來源